阅读文章
背景:

张作霖查办拆卖皇城墙案:涉案人是谁?

日期:2014-07-15 来源:新浪历史 责编:小枫 字号:【】    打印 阅读:75982

历史 www.dlhaishiji.com 20世纪初,在北洋政府内务总长朱启钤主持下,打通皇墙,修筑了南池子大街

20世纪初,在北洋政府内务总长朱启钤主持下,打通皇墙,修筑了南池子大街

张作霖以大元帅名义摄行总统权力期间,军政府曾对北京大规模拆卖皇城墙事件进行调查。调查始于1927年8月3日。

那一天,上任仅仅一个半月的军政府总理潘复,向内务总长、市政督办沈瑞麟发出咨文,咨文中写道:“查京师内外城垣规模宏壮,为中外观瞻所系,属应为地方官厅切实?;?,以存古迹。往年为便利交通起见,曾开数处豁口,均经郑重审议,方始兴工。乃近时内外墙垣拆毁多处……既非交通所必需,何以任意破坏?颇闻经营各机关当事人员,竟有勾结奸商,贩卖砖石材料,从中牟利等弊。人言啧啧。如果属实,尚复成何政体?查刑律,对于损坏城镇建筑物,特经订有专条法令俱在,岂容蔑视?……”①

随后国务院特派帮办郑言、参议高家骥为查办专员,前赴内务部、京都市政公所、京师警察厅进行调查。之后,国务院迅速成立“查办京师拆卖城垣办事处”,调查北京拆卖皇城墙案。

“拆卖皇城墙案”究竟是怎么回事?话还得从头说起…

京师公所为何动起拆皇城墙的主意

?

清末民初时的北京城,有四重城垣,除了紫禁城、都城和外城,在紫禁城与都城之间,还筑有一个皇城?;食亲溆诒本┲兄嵯呱?,南至天安门前之大清门(明朝称大明门,中华民国时称中华门),北至地安门,东至东安门,西至西安门;除西南“缺个角”,正南凸出个“千步廊”外,基本上是个四方形的规制。其间分布着一些内廷直属的府、监、司、所和坛庙、苑囿等机构或建筑,如太庙、社稷坛、中南北三海、景山等,是皇室办公、生活重地,军民人等不得擅入。

皇城城墙由大城砖砌成,墙体红色,略带收分,下宽六尺五寸,上宽五尺二寸,高一丈八尺,顶砌冰盘檐,上覆黄琉璃瓦,周长二十二华里。从现存的天安门两侧红墙,可以看出皇城城垣当年的样貌。

辛亥革命之后,中华民国成立,清末代皇帝逊位。人们眼中的皇城也失去了其权威的象征意味。当时任北洋政府内务总长的朱启钤,力排众议,将天安门前的千步廊与大清门拆除,又将社稷坛改建为旧京第一个公园——中央公园。 1915年,他又主持拆除了正阳门城楼与箭楼之间的瓮城;后又打通皇墙,修筑了府右街,南、北长街,南、北池子大街等道路;又拆掉了长安左门和长安右门,将宝月楼改建为新华门,疏通了东西道路,形成了今日长安街的雏形。

应该说,朱启钤的旧城改造虽然拆掉了部分皇城设施,但对皇城的整体规制,并没有太大的毁坏。但后来的情况却不容乐观。

1921年(中华民国十年),负责北京市政工程的京都市政公所筹备整修大明濠。

京都市政公所成立于1917年,是当时的市政管理机构,但它不归京兆尹管辖,而从属于内务部,内务总长兼市政督办。市政公所下设四个处,分掌总务、营建、交通、卫生、工程等事务,处长由内务部选任。

大明濠是一条南北贯穿北京西半城的排水沟渠,它是元郭守敬引昌平白浮泉水入大都的一条重要支系,原名金水河,水枯后成排水渠,改名大明濠。大明濠北自西直门横桥,南经宣武门西象房桥,流入南护城河。由于其“年久失修,已多淤积,而邻近居民复任意倾入垃圾、秽水等物,以致逐段堵塞。且沟墙崩圮,行人车马时虑倾踬”。京都市政公所“拟定全段改筑暗沟,上修马路”。

1921年4月,京都市政公所招商整修大明濠,由于资金紧张,这时有人提出用城砖代替铁筋混合土可以节约工程成本。经过测算,以旧城砖代替铁筋混合土,每丈可节约资金几十元。京师市政公所的主事者们便动起了拆皇城墙的主意……

几次拆卖 皇城城垣还剩几处?

从1927年9月3日,京都市政公所“补送拆卖皇城卷宗致办事处的函件”的附件中可以看出,拆卖皇城墙事件始于1921年6月2日。

“民国十年(1921年),协成公司包办京都市政公所大明濠南段沟工,揽单上注明拆用东、西皇墙旧砖,于六月二日开工,先拆西面皇墙。嗣因该墙一带住户房屋与墙相连,请求留用。由该公司于是年十月齐督办任内,请拆东面皇墙。至拆下之砖,除用于大明濠沟工外,有用做他工程者,有各自请拨者,有卖出者,有标卖者,计得砖价洋四千八百三十九元四角二分,已归正账,作正开支。”②这次所拆的是东安门南段的城墙和西黄城根灵清宫一带的城墙。

1923年,陆续拆除了西安门以南等处城墙。1925年1月,拆卖东安门迤北皇城墙砖;同年8月,拆卖地安门以东至东北角宽街、以西部分皇城墙砖,得价三万元。

“西安门以北一段皇墙,系民国十五年(1926年)接大明濠中段暗沟及本年接修第二段暗沟时所拆卸。而此两段沟工均由本公所工程队自行办理。所余砖块,有用于他工者及各处拨用者。”③

1927年9月1日,查办京师拆卖城垣办事处调查委员马铸源、刘学谦、孙敬等,与京都市政公所工程处技术员周大经、科员刘基淼,带领夫役,连续三天,将未拆、已拆各段皇墙分段进行了丈量。

9月17日,国务院“查办京师拆卖城垣办事处”收到“京都市政公所送(拆卖)皇墙各段丈尺清单”,从中可以得知,“由西压桥至地安门西墙已拆一千七百二十九英尺半;由地安门东墙至东北角宽街已拆两千七百二十七英尺;由堂子北墙至大甜水井已拆九百九十八英尺;由东安门北墙至宽街已拆六千五百六十三英尺;由灰场至西南角已拆一千零七十四英尺;由西南角至西安门南墙已拆两千八百三十四英尺;由西安门北墙至西北角已拆三千六百六十二(英尺)又五英寸;由西北角向东已拆七十八英尺。”④除皇城南面和西南部分城墙,和北部西压桥以西部分城墙外,皇城城垣几乎拆卖殆尽。

在京都市政公所送交查办京师拆卖城垣办事处的函件中,记载了几次拆毁皇城所得砖瓦数量:“共拆卸旧砖中尺松方一万零六百四十九方九尺二寸;共拆下琉璃瓦十五万零七百一十八件。”⑤

本文评论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