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背景:

乾隆九龙宝剑随葬戴笠墓 蒋介石亲自看风水

日期:2012-01-20 来源:腾讯读书 责编:小枫 字号:【】    打印 阅读:82754

历史 www.dlhaishiji.com

汪精卫墓有址无墓。在南京,还有一座这样的墓,这就是国民党第一特务戴笠墓。

戴笠墓传奇之处,最大的地方倒不在于墓之本身,而是墓内一件特殊的随葬品——清朝皇帝乾隆下葬时的随葬宝物—— 一把“九龙宝剑”。因为这个惹出了许多不可思议的故事,至今真相难清。

1953年2月,毛泽东来南京谒中山陵(详见本书“陵墓传奇•南京第一墓——中山陵”相关内容)时,特地询问戴笠墓一事。当听说“已被废除了”,毛泽东惜称,“不要把他搞掉,留作当反面教员嘛!”

先飞上?;崆槿撕闯鍪?/h2>

戴笠墓的具体位置在哪儿?如果不是知情人士指点,局外人是找不到的。

据中山陵园管理局文博专家、曾参加平毁戴笠墓的刘维才老人回忆,戴笠墓位于中山陵园灵谷寺无梁殿西侧,原国民革命军阵亡烈士第三公墓的范围内。

戴笠生于1896年(一说1897年)5月28日,1946年3月17日,死于飞机失事。

出事前的3月16日,戴笠乘一架222号客机,由北平飞到天津。此客机是戴笠的专机,由北平航委会拨给他乘用的,系运输机改成。

在天津住了一夜,戴笠计划第二天由天津起飞,到上海,再转往重庆。

戴笠当时在北平的事务繁忙,本来是离不开的,但他不回重庆不行。因他请求蒋介石成立全国警察总监部,并希望由自己来兼警察总监,但却出现了另一竞争对手李士珍,李的后台是时考试院长、与蒋关系非同一般的戴季陶。戴笠担心“老头子”碍于戴季陶的面,把警察总监一职给李士珍,于是急急要见蒋介石。

本来应该由天津直接飞往重庆的,但戴笠想念多日未见的上海老情人、有夫之妇胡蝶,想到上海过一宿后再走。

当天,上海、南京一带的天气不适合飞行,机场明确告知了戴笠,但戴笠权欲、情欲攻心,一意孤行,结果出了事。

戴笠撞机的诸多巧合

沈醉时为军统局总务处少将处长,是戴笠的亲信,他从始至终参与了戴笠丧事的全过程。从去飞机失事现场寻找残骸,到后期安葬,沈醉都是重要人物之一,他的回忆录还是有一定可靠性的。

据沈醉著《我所知道的戴笠》,上午九时左右,戴笠的222号飞机由天津起飞。到上海时天气很糟糕,正降大暴雨,上?;〔煌饨德?,便转飞南京。当时南京也正下着大雨,机场勉强同意降落。

由于云层很低,又是雷雨,飞机与地面联络很困难。在穿云下降时,飞机其实已越过机场,飞到在南京东边300里外的江阴去了。飞行员还一再与地面联络,但到十二点半以后,联络突然停止,地面再也呼叫不出“222”了。

其时,戴笠的专机已撞在江阴板桥镇南的一座山上。

沈醉在回忆录中的回忆是有错误的,戴笠坠机的地点不是在“300里外的江阴”的,而是离南京30多里的岱山,位于城南江宁区境内。具体位置在南京南郊板桥与西善桥、谷里交界处。山不算很高,海拔183米,方圆19.6公里。

板桥当地人传说,岱山的名字来源于一个神话传说,据说当年秦始皇鞭方山(详见本书“镇王气事件传奇•秦始皇东游镇压东南天子气”一章相关内容)时,鞭梢把几块大石头打到了谷里和板桥之间,于是就形成了今天的岱山。

后据附近一些现场目击居民说,在大雨中,飞机飞得很低,先撞在一棵大树上,才冲到不到200米高的山上。在一声巨响之后,接着便是一片大火,因带的汽油很多,在雨中一直燃烧两小时左右才熄灭。

机上共有10人,无一生存,个个烧得焦黑,身首肢体均残缺不全?;硪脖簧栈?,只留下尾部还可看出它的编号来。

过去有“大将忌地名”的说法,戴笠之死当时也传是“回家因果”命理注定。戴笠原名戴春风,字“雨农”,戴笠飞机撞的山叫“岱(戴)山”,山腰上有一条水沟叫“困雨沟”;岱山在板桥境内,而板桥姓戴的人又特别多,当地有“板桥的戴,西善桥的蔡”的俗语……山脚下有一座不大的“戴家庙”,你说巧不巧?

但好多人都说,这是戴笠杀人太多,遭报应了。

“戴雨农将军殉难处”石碑

因为大雨连续冲刷,尸体全都冲到那条“困雨沟”内。军统本来打算准备在岱山山腰建立一座石塔作为纪念,后因花钱太多,局务会议上没有通过,而在原址立了“戴雨农将军殉难处”石碑。蒋介石还下令,把岱山正式改名了“戴山”,山下的戴家庙也修饰了一番,让他的死魂灵在“家”里安居。

由于时间太长和政治上的原因,“戴雨农将军殉难处”石碑后来就失踪了。2009年5月,南京当地主流媒体《金陵晚报》就读者来信,发起了一次“寻碑活动”。该报著名文化记者于峰与笔者一道,亲自前去探寻,竟然找到消失了几十年的石碑。

事后,于峰给笔者提供了他此次寻访石碑的书面经过——

岱山距离板桥街只有五公里,从原处看,这座小山郁郁葱葱,山体几乎完全被树木覆盖。岱山脚下有一个隧道工地,沿着工地旁边的一条小路,可以走上岱山。刚上山的时候,还有一段石头台阶。走了一会儿,记者来到一个平台,“萧虎”(《金陵晚报》读者,笔者注)指着平台旁边树丛里的一条若隐若现的小路说,要顺着这条小路才能找到“戴”碑。在几乎没有路的树丛中穿行,脚下是落下来堆积得很厚的竹枝竹叶,旁边是藤条、荆棘、野树以及各种鲜艳的无名小花。路途中,隔一段距离,就会出现一两块大石头。“萧虎”说,这些石头在这条路上出现,显得很突兀,很可能是戴笠尸体找到了以后军统特务做的记号,以方便日后他们来凭吊他们的“戴局长”。

走了十几分钟后,来到了一片密林,在林间的一块小空地上,“戴雨农将军殉难处”碑就赫然立在那里。石碑已经残损,根据记载,这块碑上已经有“中华民国三十五年三月 戴雨农将军殉难处 吴敬恒题”等字,但石碑上,“中华”、“戴雨”等字已经被人为砸掉,剩下的“农将军殉难处”等字也被人为破坏,不容易辨认了。“萧虎”说,“戴”碑被破坏,是发生在“文革”期间的事情。而让“萧虎”没有想到的是,“戴”碑不知道被什么人进行了涂画,“农将军殉难处”被人用黑水笔重新描了一番,碑上还写了若干歪歪扭扭的大字。“萧虎”说,他上次来这里是清明节前后的事情,短短一个多月时间,这座有一定历史意义的石碑就被涂成这个样子,自己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于峰称,距离“戴”碑不远的山头,还有一座石头筑的大型碉堡。碉堡尚保存完好,上方有可供一个人进出的通道,碉堡的射孔朝向北方和东方,碉堡的四个方向上都已经长出了高大的树木。推测是当年国民党军队为抵御侵华日军所筑。

共产党给大特务送挽联?

戴笠死后并未立即下葬,其棺材一直放在南京中山路办事处。三个月后移到总理陵园(今中山陵)内的灵谷寺,暂厝前面的志公殿内。同机死去的另外9人,葬于南京东郊仙鹤镇军统公墓。

志公殿灵堂布置得很讲究,殿的西间立有木制精雕细刻的“戴雨农将军之灵位”亡灵牌,蓝底金字,边饰云纹,灵牌高约1米,底座0.3米,左右飞出八字形,顶端凸出荷花边,制作精致,供奉在长条式的香案上。这块亡灵牌,在平毁戴笠墓时,一并被毁。

灵堂内还挂有当时许多军政部门和高官、社会名流的挽联。有一副挽联当时传言是共产党的地下党,或者是有特殊政治背景的人物所送:

“生为国家,死为国家,平生具侠义风,功罪盖棺犹未定;誉满天下,诽谤天下,乱世行春秋事,是非留待后人评。”

据沈醉回忆,此联是章士钊送的。

章士钊是毛泽东的座上宾、“文革”时大陆外交界红人章含之的养父。曾任中华民国北洋政府段祺瑞政府司法总长兼教育总长、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国民参政会参政员。1949年后,先后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政协常委、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等职。

章士钊在1949年接受的一项最重要任务,是作为国共两党特使去香港与台湾要员会见,但却意外病故,不然两岸可能已和平统一。

据章士钊生前在全国政协会议期间透露,沈醉只说对了一半,此联确实出自章士钊,但却是蒋介石的结拜兄弟张群再三叫他写的。

“蒋介石的配剑”

戴笠死后最伤心的自然是其家人,还有就是蒋介石了。

戴笠是蒋介石的浙江老乡、心腹,浙江江山人。说蒋戴的关系,就要说到戴笠的生平了。

据公开资料,戴笠早年是在上海交易所结识蒋介石、戴季陶等人的,1926年进入了蒋介石当校长的黄埔军校学习。毕业后任蒋介石侍从副官,此后开始从事情报活动,建立了国民党第一个特务组织“调查通讯小组”。1932年3月,蒋介石在南京秘密成立“中华复兴社”(又名“蓝衣社”)时,任命戴笠为特务处处长。

特务处扩大为“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俗称“军统”)后,毛人凤任局长,戴笠任副局长。戴笠死前还是美蒋联合组成的特务机关“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主任、国民政府财政部缉私总署署长、财政部战时货物运输管理局局长、国民党第六届中央执行委员。

从戴笠的“简历”中可见,他在蒋介石心目中的地位无人能及,史家称之为“蒋介石的配剑”,还是很形象的。

本文评论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