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甘肃张掖:冰雪运动爱好者尽享欢乐
  • 现代将在美召回近60万辆车 涉及胜达索纳塔
  • 泉州外贸 “触网”之风越刮越猛
  • 教师变身“使徒行者”,校园贷“无所遁形”
  •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领导报道集
  • 国家连出大招 确保农民工领到工资过年
  • 福建举办“12.5”国际志愿者日主题活动 “志愿125”服务平台正式上线
  • 普京宣布撤军 为俄在叙反恐战画上句号
  • 京津冀--河北频道--人民网
  • 国道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 寒冷冬季,给孩子多一点健康呵护
  • 请求公安机关彻底铲除汉涛西湖饭店后面麻将赌博窝点 黄冈新闻网
  • 【15-20万】最新汽车报价
  • 新华社国资委携手打造国资国企传播平台国企改革国资国企传播平台-宏观经济
  • 网友选出2017年十大网络流行语 你曾被哪句话刷屏过?
  • 阅读文章
    背景:

    揭秘国民党当年为何会如此快垮台?

    日期:2011-12-25 来源:历史网 责编:小枫 字号:【】    打印 阅读:81937

    历史 www.dlhaishiji.com

    列车轧在中国肋骨上,

    一节接着一节社会问题;

    比邻而居的是茅屋和田野间的坟,

    生活距离终点这样近。

    —辛笛:《风景》,1948年

    1948年春天,《国史大纲》的作者、无锡籍历史学家钱穆回到家乡,应邀在荣德生创办的江南大学任教。他住在荣宅的楼上,每到周六下午,荣德生夫妇都会从城里来,住在楼下,周日下午离开。晚饭后,他们必定会在楼上或楼下畅谈两小时左右。

    钱穆问荣德生:“毕生获得如此硕果,有何感想?”荣德生答:“人生必有死,两手空空而去。钱财有何意义,传之子孙,也没有听说可以几代不败的。”接着,荣德生提到他在南通修建的一座大桥。早在1934年,荣德生六十大寿,他发愿在无锡、常州一带,造桥百座以惠乡里,历数年建成大小桥梁88座,其中一座宝界桥,全长375米,宽7.6米,60个桥墩(以示六十大寿),时称“江南第一大桥”。荣德生对钱穆说:“一生唯一可以留做身后纪念的就是这座大桥,回报乡里的只有此桥,将来无锡人知道有个荣德生,大概只有靠这座桥。”

    就在他们促膝交谈的那段时间,申新纱厂的经营正让荣德生焦头烂额。他连维持生产的流动资金都无法凑齐,向国有银行申请购棉贷款手续繁杂,不仅缓不济急,而且得贷很难。在这种情况下,荣家只好靠抛售期货来换取部分现金,可是栈单抛出后,棉花不易及时补进,花价却天天上涨。所以空头栈单抛得越多,亏得越大,而且到期客户来提货,很多不能兑现,所谓“生意”,已是穷途末路。

    所以,荣德生的悲观,并不仅仅因为对生命无常的感叹,更是对当时经济和国事的茫然。对于企业家群体而言,那真是一个没有未来的春天。

    自从内战开打以来,国民党的局势江河日下??街?,国共军队的兵力对比是430 万比127 万,前者的装备远远优于后者。更重要的是,它拥有整个国家机器以及得到了美国政府的支持,所以,蒋介石曾预言:“在3 至6个月内,就可以消灭共产党。”可是,国军几乎每战必败,节节溃退,美国顾问巴大维将军的观察是:“自我到任以后,没有一仗是由于缺乏军火装备而被打败的。”到1947年秋天,解放军已经控制了东北和中原的大部分地区,国共兵力对比改变为365万比249万,国民党人的乐观气焰荡然无存。

    1948年的中国,是真正意义上、最混乱的国家。它符合一个“坏时代”的所有特征—让人回想起1910年前后的晚清:人人知道这样下去是不行的,甚至很多人都明白好的道路、好的办法应该是怎样的,然而,就是无法改变现状,于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和这个时代一起沉沦下去,终而同归于尽。在这种泥沙俱下的坏时代里,越是激烈的变革越容易导致局面的进一步恶化。

    早在战事初起的1946年9月,《大公报》主笔王芸生就在《中国时局前途的三个去向》一文中描述了当时的经济现状:“一面倒地靠洋货输入,国家的财政又一面倒地靠通货膨胀。物价狂涨,工资奇昂,人民憔悴,工业窒息,独独发了官僚资本与买办阶级。政府天天在饮鸩止渴,人民天天在挣扎呻吟,如此下去,则洪水到来,经济崩溃,已经不是太意外的事了。”《观察》的创办人储安平则在1947年3月的社论中对社会各阶层进行了分析:“现政权的支持层原是城市市民,包括公教人员、知识分子、工商界人士。现在这一批人,没有人对南京政权有好感。国民党的霸道行为作风使自由思想分子深恶痛绝;抗战结束以来对公教人员刻薄待遇,使他们对现政权赤忱全失;政府官员沉溺于贪污作弊,他们进行种种刁难,使工商界人士怨气冲天;因财政金融失败以及内战不停而造成的物价暴涨,使城市居民怨声载道。”

    王芸生和储安平所描述的景象,在后来的两年里一点也没有得到改观。接替宋子文出任行政院院长的是蒋介石的长期幕僚长张群,他虽然也力图变革经济,但是,却始终成效甚微,不得其法。随着战事的推延,财政状况变得越来越恶劣,国库收入仅占支出的5%,军事开支的比重高到惊人,仅东北军费就占了支出总额的40%,政府财政实际已经破产。

    市场的表象,反映出来的就是无法控制的通货膨胀。国统区的物价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

    1947年7月24日美联社发了一条电讯,它给出了一个很具讽刺意味的物价比较:法币100元可买的物品,1937年为两头牛,1938年为一头牛,1941年为一头猪,1943年为一只鸡,1945年为一条鱼,1946年为一只鸡蛋,1947年则为1/3盒火柴。

    据《大公报》1948年8月16日的统计,以战前的生活指数为比较,8月上半月的食物价格上涨了390万倍,住房价格上涨77万倍,衣着价格上涨652万倍,比7月下半月平均上涨90%。为了表达具象化,当天报纸用花边新闻的方式圈出一条短讯:“大饼油条,每件10万元。”《观察》杂志在《七个月来的中国经济情势》一文中也给出了相同的数据分析:“八年多的长期抗战,物价不过涨了2?400倍。胜利迄今还不满三年,上海物价较之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却已涨了1.4万倍。尤其今年以来,更是惊人。7月第三周的物价总指数为战前的478万倍,较之去年12月最后一周上涨30倍。纺织、燃料、食物这些主要必需品价格的剧烈上涨,是人民生活负担加重,造成人心恐慌的由来。”

    本文评论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