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背景:

蒋介石死亡之谜:宋美龄关键时刻下了道“催命符”

日期:2011-12-13 来源:人民网 责编:小枫 字号:【】    打印 阅读:85579

亚洲城 www.dlhaishiji.com 蒋介石死亡之谜:宋美龄关键时刻下了道“催命符”

蒋介石与宋美龄

蒋介石初期卧病时,宋美龄急切期待蒋介石能早日恢复健康,尽快到“总统府”销假上班。到了1972年9月以后,宋美龄更希望借助物理治疗方法,达成让蒋介石康复的目标,并且能“早一点恢复上班”。

宋美龄交代由孔二小姐负责主持的台北天母“振兴复健中心”,延请一位从美国医院退休的医师,到官邸专门为蒋介石进行物理复健疗程。同时,“振兴复健中心”还有复健技术员,为蒋介石作全身按摩,活动四肢各个关节。

复健课程的场地,就在士林官邸大客厅靠壁炉附近的空间。“振兴复健中心”派了复健医师、复健技术员,医疗小组的医师、护士、侍从副官等人在旁服侍。宋美龄也总是在场旁观复健,不断鼓励蒋介石多走几步。大病初愈,蒋介石的四肢关节和肌肉萎缩情况虽然不算严重,却相当程度地影响行走活动,蒋介石虽然勉力为之,巍巍颤颤,战战兢兢,最多也只能走几十步。

除了走路训练,因为右手萎缩得厉害,病中已无法以右手写毛笔字,更遑论批示公文了。宋美龄强迫蒋介石用左手练写毛笔字,希望他日后能用左手写字办公。

复健工作持续了好几天,蒋介石毕竟是军人出身,意志坚定,毅力惊人,从复健之初,在有人扶持之下,行走数十步,到稍后可以到户外作短距离散步,观赏园中花木景致。在稳定中见到身体情况一天天进步,宋美龄认为蒋介石复元情况理想,竟然想揠苗助长,恢复病前每天下午坐车兜风散步的老规矩。宋美龄这项举动,却引起医疗小组一阵紧张,没人敢拍胸脯保证,在座车兜风的过程中,不会发生致命的突发事故。

1 强行兜风,“御医”冷汗直流

从1972年7月以来,蒋介石卧病期间,身上插满了各种医疗用的管子,氧气管、胃管(自行进食后拆除)、点滴管子、抽痰管,以及四五条心电图线路,医师时时刻刻都要监测蒋介石心脏搏动状况。复健期间,作物理治疗,蒋介石必须拔除这些管线下床活动,但毕竟脱离仪器监控的时间不长,顶多半个小时,又会回病床躺下,重新插上这些管线。何况散步地点不出官邸或病房周边,近在咫尺,纵令有紧急情况,医护人员亦可随时应变,风险不大。

可是,若是搭着“总统”座车到郊区兜风,脱离了官邸和病房的各种医疗器材的监控范围,万一蒋介石的心脏负荷不了,或者发生紧急情事,谁都负不起这责任。无奈宋美龄坚持要蒋介石一块儿去兜风,医疗小组只好奉命行事,请“三军总医院”调来一部最新式的救护车,配属一组医护人员,坐在救护车上待命,车上齐备全新的医疗急救器材,紧跟在“总统”座车的后头,亦步亦趋,全程一路尾随。

那天是蒋介石病后第一回坐车兜风,久未出门的蒋介石心情格外兴奋,宋美龄也好久没有外出,能再次和蒋介石夫妻同行出游,显得十分开心,交代侍卫长,今天可以开远些,就往高速公路方向开吧。

台湾的“十项工程建设”,是蒋介石亲自批准计划并全力推动的,中山高速公路正是“十项工程建设”相当重要的一环。是时,中山高速公路只有北部部分路段完工,而且尚未开放通车。蒋介石车队是第一批开上中山高速公路的车辆,新建的公路,路面修得非常平整,行驶平稳舒适。座车一路从台北,直奔桃园龙潭;沿途风景秀丽,令人心旷神怡,蒋介石凝视车窗外景致,思及“十项工程建设”已有初步成果,而这两年卧病在床,不能亲身与闻国政,深觉既欣慰又感慨。

车队到了龙潭,已到当时高速公路通车路段尽头,医疗小组人员考虑到蒋介石恐怕太累,马上调转头返回士林官邸。

一趟兜风行程不到一小时,已经让整个医疗小组的“御医”们,捏了好几把冷汗,生怕稍有闪失,蒋介石的心脏要是在路上出了一点状况,谁都没有把握能不能救回来。直到“总统”座车和车队安返士林官邸,“御医”们心里那颗大石头才放下来。

蒋介石重病兜风,固然让医护人员紧张不已,但从宋美龄的立场而言,要蒋介石外出散心,也是一种促进蒋介石康复进度、早日过正常人生活的一种手段。

宋美龄除了想尽办法,希望蒋介石尽早康复,尽早恢复上班,宋美龄也思虑到另一个事涉观瞻的问题。蒋介石久未公开露面,特别是庆典场合,总是不见“总统”主持,而由严家淦“副总统”代表,难免留给外间种种揣测的空间,是不是蒋介石已经一病不起,甚至已经不在人世间了。在蒋夫人深思苦虑之下,“政策性”地安排了几次公开场合,让蒋介石出现在电视镜头或是摄影镜头面前,借此昭告天下,蒋介石还十分健朗地活着,外界的谣传,纯属无稽,不攻自破。

为此,宋美龄一共为蒋介石安排了三次公开露面场合,还有一次秘密露面场合。这些露面场合分别是:孙子蒋孝勇结婚后偕同新婚妻子方智怡,到“荣总”第六病房和蒋介石、宋美龄合照;孙子蒋孝武婚后生了儿子友松,特地抱到病房,让蒋介石享受含饴弄孙之福;国民党全会主席团在中山楼晋见蒋介石;而秘密会面场合,则是和美国驻“中华民国”“大使”马康卫晤面。

2 美国“颠覆大使”刺探老蒋病情

和马康卫的会面,时间点应是1974年的秋冬之交。之前,美国方面曾经多次向台湾当局“外交部”反映,马康卫“大使”希望在卸职之前,能和蒋介石会面晤谈。马康卫大使人称“颠覆大使”,凑巧的是,许多他驻在国家,在他出使期间,都发生了离奇的政变事件。1970年,蒋经国以“行政院”“副院长”身份访问美国,险些被“台独”分子黄文雄等两名歹徒刺杀,事后亦有传媒臆测和马康卫“有关系”。

蒋、马最后会晤,安排在士林官邸大客厅,蒋介石当天的精神状况良好,体能也不错。马康卫进入官邸大客厅,和蒋介石、宋美龄握手客套寒暄。蒋因为腿部肌肉萎缩,只能坐在椅子上和马康卫握手,为免失礼,有关人员曾经事先告知马康卫,蒋介石腿部肌肉不能随意坐立,故只能坐着和马康卫握手,宋美龄也一旁致意说明,马康卫表示他毫不介意,并礼貌性地表达他对“总统”阁下健康的关切。晤谈过程,全部由宋美龄担任翻译。当天会晤时,蒋介石除了开头讲了几句话,之后几乎全由宋美龄和马康卫交谈,蒋介石只是一旁微笑点头。

马康卫见蒋,有两大目的,其一是向蒋介石表达感谢之意,因为,他即将在第二年春天结束出使任务,返回白宫复命;其二,马康卫显然是要借着这次会晤,亲自探知蒋介石的健康状况,向美国当局作第一手的简报。

马康卫是美国驻台湾当局历任“大使”中,任期最久的一位,在他任期的最后阶段,美国和台湾当局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转变。首先,被蒋介石、宋美龄夫妇视为“义子”的美国总统尼克松,于1972年2月21日秘密访问北京,为美中关系破冰,鸣第一枪。尼克松此举,曾引起台湾当局内部强烈震撼,无异于台湾五雷轰顶之打击。蒋介石一度把这项“外交”失利,归咎于台湾当局“外交”人员的办事不力,甚至归咎于孔令侃受台湾当局委托,转赠尼克松选举团队政治献金,没有发挥既定效果。

1972年1~2月间,孔令侃兼程返回台湾,由宋美龄代其争取“行政院长”职位,遭蒋介石峻拒。尼克松对台湾当局态度丕变,突然秘密造访北京,蒋介石盛怒之下,更迁怒孔令侃没有做好对美工作,怎么可能再授他以更高权柄?更何况,在此之前,1971年10月间,因美国政府未尽全力支持,台湾当局黯然退出联合国;而早先孔令侃曾信誓旦旦,能做好美国关系。联合国代表权问题一败涂地,蒋介石对其“外交”系统深表不满,也影响蒋介石对孔令侃之观感。

从1972年9月到1974年12月1日之间,蒋介石固然仍在病中,但病况大致仍在医疗小组可以控制的范围内,换言之,蒋介石健康情况仍在相对稳定的阶段。这个阶段当中,官方的《蒋介石治疗报告》叙述的治疗情形,也大致还符合实情,并无过分粉饰情事。

在提及1973年12月22日,蒋介石出院回士林官邸,以至1974年12月1日之前,这近一年之间,蒋介石身体情形,《蒋介石治疗报告》记载:“蒋介石返回士林官邸后,心情极为愉快,食欲增加,体重亦随之增加至110磅左右,每日在官邸庭园中游览数次。在返回士林官邸休养的一年之间,每日仍接受物理治疗……但蒋介石之慢性摄护腺炎仍不时发作,每次仍赖服用各种抗生素药剂始能控制,因血管硬化所造成之心脏肥大,虽经休养及医治,偶仍有心律不规则发作。”

但是,官方版的《蒋介石治疗报告》记载中谈及1973年12月22日至1974年12月1日治疗情况时,若干关键字句,隐隐约约地间接透露了日后在医疗决策上,出现重大问题的伏笔。在这一阶段的《蒋介石治疗报告》中指出:“医疗小组因感蒋介石之慢性摄护腺炎时发时愈,此对蒋介石之健康有极不良影响,又蒋介石之血管硬化及心脏肥大症,亦可随时产生并发症,因此曾邀请国内外泌尿、心脏等科专家会诊,几经商讨后,咸认为不宜施用过激之治疗方法,只有增加营养,增进体力,随时施用药剂,控制发炎等保守疗法。”

这段记载中所谓:“曾邀请国内外泌尿、心脏等科专家会诊,几经商讨后,咸认为不宜施用过激之治疗方法”,除非是明了蒋介石晚年医疗过程实况的“御医”,此外,没有人会意识到上述《蒋介石治疗报告》这段文字,正是攸关蒋介石生死之谜的关键字句。

3 1974年12月1日,成为蒋氏身体状况的分水岭

事情的来龙去脉到底如何呢?且听娓娓道来。

蒋介石神智清楚尚能视事时,有关岛内事务,无论巨细,僚属们总要问过蒋介石的意思之后,方能拍板过关。官邸事务,蒋介石向来尊重宋美龄,鲜少过问。至于政务,蒋介石向例不允许宋美龄插手,惟独对美“外交”事务例外,蒋介石相当尊重宋美龄的意见。等蒋介石卧病在床,医疗事务则由宋美龄一把抓。当上了“行政院长”的蒋经国,尽管接掌了大多数的政务,士林官邸内的事务绝不轻易碰触,更不敢过问宋美龄的决议。

蒋介石卧病昏迷期间,官邸重要事务惟宋美龄马首是瞻。宋美龄宠信外甥女孔令伟,溺爱有加,孔二小姐和孔令侃并称为宋美龄的两大金童,孔令伟地位如同宋美龄亲生女儿。官邸人当面称她“孔总经理”,背地里称她“孔老二”或“孔二小姐”。此人天赋异秉,鬼灵精怪,上知天文,下识地理,似乎什么都懂,颇有点小聪明,又老爱做怪??锥〗愕耐庑杏渤淠谛?,难免捅出许多纰漏来,宋美龄非但从不追究,而且深信不疑,溺爱有加。

孔令伟每出馊主意,宋美龄深信不疑,动辄铸成难以挽救的错误决策。

1974年11月间,根据历次肺部X光摄影显示,蒋介石肺部积水仍然未见改善,但是,蒋介石病情既未见恶化,也未因肺积水感觉任何不适。当时医疗小组的说法,截至1974年12月1日以前,蒋介石已从“荣民总医院”搬回士林官邸,蒋介石心情极为愉快,食欲也不错,体重也随之增加到一百一十磅左右,每天都会在官邸的花园里散步好几趟。加上每天接受物理治疗,蒋介石肢体体能颇有进步,不但行动较为敏捷,而且还进步到能自行梳洗、洗澡的地步。这证明直到1974年的12月1日以前,蒋介石的健康状况有显著起色。

而 《蒋介石治疗报告》 也巧妙地以1974年12月1日,作为蒋介石身体状况的分水岭。

医疗小组分析,蒋介石肺部积水的肇因,是心脏功能较差而引起。左右肺叶有三分之二浸泡在积水里(浸润现象),医疗小组拿不出更好办法,肺积水一时之间不易改善。医疗小组认为,肺部积水问题,短时间里不致威胁蒋介石性命,惟一麻烦的,因只剩下三分之一的肺脏正常运作,势必二十四小时插上氧气管。尽管肺部有浸润问题,身体及生命现象均称稳定。医疗小组主张暂时按兵不动,不宜贸然抽取肺部积水,以免节外生枝。此即《蒋介石治疗报告》 中所谓“咸认为不宜施用过激之治疗方法,只有增加营养,增进体力,随时施用药剂,控制发炎等保守疗法。”

此时,号称士林官邸“医疗总顾问”的孔二小姐,却向宋美龄鼓动,声称她和哥哥孔令侃在美国找到了一位世界名医,又是一个洋华佗,可以抽出蒋介石的肺部积水,让蒋介石身体快速复原。宋美龄听孔令伟把这洋医师说得如此神奇,大感兴趣,如果蒋介石能迅速康复,即刻上班,“第一夫人”的权力方得确保。当下命令孔令侃、孔令伟兄妹赶紧把这位旷世名医请来台湾。

1 孔二赤脚顾问,越洋礼聘“华佗”

1974年11月底,孔氏兄妹把这位美国名医千里迢迢从美国请到台湾。这位名医是美国某知名大学外科主任兼教授哈医师。哈医师风尘仆仆刚到士林官邸,宋美龄待他宠若上宾,和他促膝长谈。宋美龄一相情愿地认为,与君一席谈,胜过医疗小组三年的病榻旁苦心照顾。

哈医师看过蒋介石一长串病历表之后,提出他的一套理论,他认为,应该在蒋介石病情尚称稳定的此刻,赶紧施行肺部积水抽出手术,以便做进一步的治疗,如此一来,才有康复希望。

宋美龄一听,康复有望,焉有不喜出望外者。所谓“久病床前无孝子”,丈夫久病卧床,作太太的焉能不心浮气躁?宋美龄急望蒋介石赶快痊愈,甚至明天就复行视事,重掌权柄,使得“总统”的权力光环能普照夫人。

但是,蒋介石的医疗小组成员,认为抽肺积水是一种“过激之治疗方法”,对治疗只会适得其反,使病人发生不可预测的危急后果。医疗小组的“御医”们没有人赞同哈医师的见解。医疗小组只和哈医师开了一次会,中国医师们不但提出反对意见,期期以为不可,私底下尤其议论纷纷;可是哈医师依旧坚持他的专业判断,认为抽出肺部积水是蒋介石康复的惟一机会。

医疗小组在王师揆医师领衔之下,力持反对之议。医疗小组成员甚至打了一个比方,说明他们的主张:蒋介石肺部积水中的病菌,就好像是一群盗匪,眼下全都集中在肺部,好比盗匪全躲在土匪窝里,医生们天天给蒋介石注射消炎药剂(各种新式抗生素),一如官兵围剿盗匪。医疗小组提出警告,把肺部积水抽出,这套理论听起来很有道理,但在实际操作穿刺抽水过程中,无法控制细菌不扩散,稍一不留意,很容易因此造成严重的感染,恶化病情。这就好比官兵把强盗赶出了土匪窝,使盗匪四处奔窜,为患更烈,病况恐怕再也难以挽救与控制。

2 远来和尚会念经,十年“御医”不如一朝洋医

医疗小组成员认为,他们长期照顾蒋介石病情,非常清楚他的体质和病史,现有的治疗方法固然不能很快让蒋介石痊愈,但持续善加保养,尚可维持病情稳定一段时期。如果一旦使用过于急切的治疗方法,恐怕欲益反损,得不偿失。这也正是《蒋介石治疗报告》中强调“咸认为不施用药剂,控制发炎等保守疗法”的主因。

心心念念认为“远来和尚会念经”的宋美龄,对医疗小组提出的反对意见,完全不当一回事看待,仍执意要听从洋医师的意见,作背部穿刺手术抽取肺脏积水。医疗小组的医师们担忧,宋美龄如果尽信洋医师,怀疑且推翻医疗小组原本稳健而安全的治疗方法,势必造成难以挽救的后果。

本文评论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