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背景:

蒋经国1961年自述:如非本身有罪 早已一走了之

日期:2011-12-09 来源:凤凰网历史 责编:小枫 字号:【】    打印 阅读:78055

历史 www.dlhaishiji.com

曾子墨:2009年4月13日上午11点,马英九率全体党政要员到大溪陵寝谒陵,三军仪仗队肃立陵寝大门两侧,这一天,是蒋经国农历百岁冥诞。对于今天的很多台湾人来说,蒋经国时代仍然令他们深深怀念。马英九在缅怀文章当中说,最近十年,台湾媒体对历任台湾领导人的贡献做过多次民调,蒋经国总是名列第一,满意度曾经高达七成。

解说:1925年11月,在一辆开往莫斯科西伯利亚的火车上,载着一群要替中国寻求救国良方的国民党、共产党青年。其中包括年仅十六岁的蒋经国。他们的目的地是莫斯科的中山大学。

蒋经国自述:我告别了上海启程前往莫斯科,此行搭的是一艘货轮。舱位原先是用来载牲口的。气味中人欲呕,我差点给熏晕了,我还打算上岸回家。我想,身为黄埔军校校长之子,假如我中途开小差,一定会招来严苛的物议。于是我说服了自己,留在船上。在船上,我还仔细看了布哈林的《共产主义 ABC》,这是我所看的第一部共产主义思想书籍。

盛越:最难的是俄文。蒋经国很用功,最要紧的,他拚命念俄文,他认为要把俄文念好,这是个钥匙,有了这把钥匙,你才可以开马列主义的宝箱,所以他把俄文念得很好,念得很起劲,他常常在墙报上发表长篇大论的文章,蒋经国。这些文章里面,他的思想非常地进步,大家对于蒋经国这个同学都非常地敬重。

解说:蒋介石非常关心蒋经国的俄语学习,他在家书里提到,经儿知之,如果不精进俄语,如何能得到切实的学问,你切不可过于浪漫主义,你要切实用功才好。他告诉蒋经国说,你于入何党,随你所愿,余不限制,你既在俄,必能认识现在的时势与潮流,尤需注重民众利益,牺牲个人一切幸福,为国际无产阶级解放是第一务也。中国革命如能为世界革命的一部份,这样革命才有意义,否则不能说是革命。

盛岳:蒋经国当然站在共产党那边,当然。他不站在国民党那边,他是青年团的团员。蒋经国是一个大演说家,口若悬河,在中山大学的大礼堂上,他演讲的时候搬了一大迭的参考书,苏联那时候是清党的时候,当他讲到某一点的时候,那个清党的俄共主席就停止他发言,他抗议,他说:你耽误我发言的时间,你要补给我。那位俄共主席只好说:好好,你再说下去吧。他不怕权威,他认为他要说的就应该说,说完,你不能干涉我。

解说:然而,正当蒋经国在苏联奋发向上之际,国内形势却发生了突变。1927年4月,蒋介石公然背叛革命,在上海制造了举世震惊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莫斯科中山大学的学生烧毁了蒋介石的肖像,要求严惩“革命的叛徒、帝国主义的帮凶”蒋介石。

李玉贞:忽然间他杀人,他杀共产党,他杀革命工人,所以这个消息出来以后,蒋经国接受了真理报记者的采访,我们可以想象他当时是还不到十七岁,一个十六岁多的少年,他站在那里手足无措,他觉得这太突然了,太突然了,我真没想到,我要跟他划清界线,他杀工人,我不承认他是我的父亲,我不要这样的父亲。

解说:蒋介石曾经写了一封信给蒋经国,信上说,所以我们父子两人始终是站在革命战线奋斗的,我对你名称虽为父子,在革命上说起来是一个同志,我实在是很满足的。

蒋经国自述:蒋介石是我的父亲和革命友人,现在却是我的敌人,打倒蒋介石,打倒叛贼。今天,我要重复你曾经在信里告诉我的话:谨记住,革命是我所知道的唯一要务,我愿意为革命赴汤蹈火。现在我要说,革命是我所知道的唯一要务,今后,我不再认你为父。

曾子墨:世界局势激烈动荡,满腔热血、不畏权势的蒋经国无意间被卷入苏联的政治斗争。他先是被下放到工厂、农村,吃不饱穿不暖。之后,他又被流放到寒冷的西伯利亚金矿进行劳动改造。经历这些艰苦的身心磨练,能活下来已属万幸,但是有一个细节值得重视:他每到一个工厂或者农场工作一段时间之后,无论处在什么样的逆境,蒋经国都会因为表现突出、善结人缘而被推举为领导,从农庄的副主席到工厂副厂长。在没有任何背景可以依靠的情况下,这需要怎样的领导才干和领袖魅力呢?

蒋经国自述:我以前没有从事过吃力的体力劳动,所以起初觉得工作非常辛苦,做了两天,不但双手肿起来,而且还觉得腰酸背痛。在痛苦与疲乏中,我所持的信念是艰苦的工作是一种自我磨练,但我的月薪只有四十五卢布,如何维生呢?特别是那时苏联的食物短缺,兼且价昂,面包要配给,鱼肉的供应亦非常有限,我常??兆哦亲庸ぷ?,我必须设法改善命运。

头一天,我没有停下来吃午饭,而且还一直工作到日落,回到教堂车房时,我遍体酸痛,吃了一点东西,倒头便睡,不到四小时,天就亮了,虽然我觉得身体比前一天还要痛,我还是起来到田间去。第三天,在工作中,想到了我的前途,故乡溪口的良田,我慈爱的祖母,以及我父母的谆谆教诲,不禁潸然下泪。几个月后,由于得到了农民的尊敬,我当选为石可夫村行政委员会副主席。

解说:正是在接踵而至的艰苦磨砺中,1933年,蒋经国在乌拉马许重型机械厂结识了后来的妻子芳娜。

玛丽亚:芳娜特别的一点是,她是个有一双细长凤眼的人,看起来比较像东方人,我们有时候开玩笑说,在乌拉山区,也看得到这种东方眼睛,当时芳娜是在隔壁的那个厂,伊利札洛夫工作的厂是一号厂,芳娜工作的厂是二号厂,不知道为什么,好像伊利札洛夫看上了芳娜,然后就跟当时,正要回家的费佳说:费佳,我们走吧,你陪我去看看那个女孩,隔壁那间工厂有一个从伊斯坦堡来的女孩,那个女孩我蛮喜欢的。费佳就说:那你去啊,我不去,不方便,人家会说老牛吃嫩草,反正你跟我一样是领导,过去派给她一些工作吧。

解说:1935年3月,蒋经国和芳娜结为夫妻,12月,他们有了第一个孩子,此时的蒋经国已是工厂助理厂长,以及重工业日报主编。1936年,蒋经国再次提出成为正式共产党员的申请。这意味着已经成家的他,要在苏联终老。

曾子墨:1936年,斯大林已经展开血雨腥风的大整肃,27岁的蒋经国背负着“头号反革命”蒋介石之子和“托派”的双重身份,被免去职务,取消了共党候补党员资格,生活再次陷入困境。西安事变后,周恩来赴西安调停,蒋介石在谈话中“微露思子之意”,周恩来随即答应“助他父子团聚”。1937年3月25日,蒋经国终于携妻儿,踏上了回归祖国之路。此时,他在苏联已经生活了12年。

解说:1937年4月,阔别中国十二年的蒋经国回到上海。几个月后,中日战火从北平蔓延到上海,日军进而血洗南京城,蒋经国回到一个正历经战火的苦难的中国。

杨天石:4月13日,也就说蒋得到了蒋经国即将回国的确切消息以后,蒋写过这样一段话,他说“教子不慎,自坏家风,可痛可悲”。4月19日这一天,父子两个人见面了,蒋在日记这么写,说“经国昨日到杭,不愿即见,今始见之”,尽管事隔多年,蒋对于蒋经国曾经反对过他这件事情,还是念念不忘的。

解说:此时,蒋介石已经和蒋经国的生母离婚,娶了宋美龄。一直牵挂着母亲的蒋经国迫不及待地带着妻儿赶往奉化老家,看望一手抚养他长大的母亲毛福梅。

王舜祈:当时蒋经国和方良,带了孝文到了这个丰镐房,团团围了好多女眷,毛氏坐在许多女眷的中间,也不讲,看他认不认得妈妈,这个戏剧性的会见,蒋经国一进去,当然,他很快就认出自己的母亲,跪在母亲的膝前激动地流泪,毛氏也高兴地流泪。后来呢大家劝说,今天是大喜事,毛氏自己也说这是喜泪,不是悲泪。在外面结婚,你要想得到家乡的亲戚、所有人的承认,就必须要补办结婚酒,这叫归宁酒。场面也是别开生面,新郎新娘带了儿子拜堂,这过去是没有的,大家都感觉到很高兴,因为娶外国妇女作为媳妇,在当地还是第一个。

解说:经过十二年流离的生活,蒋经国终于重温人伦温暖。他和方良居住在剡溪边的小洋房,承欢母亲膝前,过着难得宁静的生活。蒋介石为怕蒋经国在苏联思想中毒太深,开始要求他读中国典籍。在苏联共产思想中成长茁壮的蒋经国,在父亲的要求下,重新接受中国传统儒家思想的洗礼,这两股相互冲突的思想,在他往后的人生,发挥着巨大的影响力,交织出他矛盾冲突的悲剧性格。

蒋经国自述:我回国以后,父亲要我读曾文正公家书和王阳明全集。父亲认为曾文正公对子弟的训诫,可做模范,要我们体会。平常我写信去请安,父亲因为事忙,有时来不及详细答复,就指定曾文正公家训的第几篇代替回信,要我细细去阅读。

曾子墨:1938年,日军占领中国最富庶的华东地区,蒋介石带领国民政府转进长江上游的四川重庆,建立抗日陪都。第二年,蒋经国被派往国统区的重镇江西省,任第四区行政专员,之后又兼任赣州县长,专区下辖十一县,面积约台湾的三分之二大,蒋经国正式登上中国政治舞台。

本文评论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