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背景:

决定南北朝命运的邙山大战:关陇统治集团崛起

日期:2013-12-01 来源:中华网 责编:小枫 字号:【】    打印 阅读:9081

历史 www.dlhaishiji.com

东成西就

北魏太和十八年(公元494年),魏孝文帝迁都洛阳,将北魏的汉化运动推向高潮。鲜卑贵族们一个个改汉姓,易汉服,同汉人通婚并广置田产,洗去了塞外的腥膻之气,沉醉在中原的文物衣冠中。

孝文帝以为,自己精心策划的改革足以使北魏的统治千秋万代稳如泰山。但他万万没有想到,正是这一全盘汉化政策带来了整个王朝的迅速崩溃。北魏军事力量的基础,是以拓跋部为主干的鲜卑部族军,兵民合一,称为“兵户”,在政治上享有优越地位。然而在向中原王朝的转型过程中,这些自由骑士成为了第一批牺牲品。种种沉重的徭役赋税负担被强加到他们身上,使他们的社会地位急剧下降,沦为隶属于统领和官僚的“府户”,不但失去了人身自由,甚至连温饱都成问题。当然,任何改革都需要有人作出牺牲,不过如果你的牺牲品手中有足够的武器可以反抗,结果就大大不妙了。

三十年后的正光五年(524),北疆六镇(分别为沃野、怀朔、武川、抚冥、柔玄、怀荒六镇,大都在今内蒙古境内)兵户数十万人发动起义,很快波及全国。宛如梦幻,北魏的盛世结束了。天下大乱,不到十年的时间里,朝廷的力量消耗殆尽,靠镇压起义发家的一群新军阀随之崛起,并把招降的起义军作为自己逐鹿中原的工具。实际上,谁掌握了战斗力强劲的六镇兵户,谁就拥有了最雄厚的政治资本。血与火的英雄时代再度降临,在这场残酷的权力博弈中,一个叫高欢的年轻人逐渐脱颖而出。

高欢是鲜卑化的汉人(一说鲜卑人),鲜卑名贺六浑,于496年出生于怀朔镇的兵户之家。高欢本来是六镇起义的参与者,后来投靠了大军阀尔朱荣,靠着出众的才能成为尔朱荣的得力部下。528年,尔朱荣借口当朝的胡太后擅权乱政,统兵入洛阳,将太后和新立的皇帝沉入黄河,又大肆屠杀了贵族公卿两千多人,基本消灭了北魏统治集团的残余力量。尔朱荣扶植傀儡皇帝把持了北魏政权。由于高欢出身六镇兵户,对义军比较了解,尔朱荣派他去河北招抚义军。高欢的野心也不在尔朱荣之下,趁机招揽义军为己所用,又得到当地汉人大族的支持。后来尔朱荣在政变中被杀,尔朱家族中内讧不断,高欢趁机进一步发展自己的势力。他到并州(今山西南部)招收了十多万六镇流民,掌握了雄厚的军事实力后,便向盘踞洛阳的尔朱家族挑战。532年三月,高欢在邺城西南的韩陵山以三万兵力大破尔朱兆二十万大军,尔朱家族的势力土崩瓦解。四月,高欢进入洛阳,拥立孝文帝之孙平阳王元修为帝,即孝武帝,高欢自为大丞相,坐镇晋阳。这一年,三十七岁的高欢成为北魏政权的实际主宰,但他一生的最大敌手此时也正式登场。

高欢把持朝政后,关中的原尔朱氏部将贺拔岳派使者前来输诚。使者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年轻人,对高欢的问题对答如流。高欢看出此人能力非凡,想留他在身边效力,使者却表示,虽然自己忠于丞相,但如果回贺拔岳那里,对丞相更为有利。高欢于是欣然放他回去,后来觉得不对,派人去追,使者已经逃之夭夭。两人从此对峙争斗十余年,却再也没有见过面。此人正是与高欢齐名的一代枭雄--宇文泰。

宇文泰小名黑獭,是鲜卑宇文部后裔,比高欢小九岁。他出身武川镇的低级军官,也被卷入过六镇起义。后来,宇文泰等武川镇兵户被武川同乡贺拔岳收编,并随贺拔岳调入关中??孔殴说闹悄?,宇文泰逐渐脱颖而出,成为贺拔岳的左膀右臂。后来高欢上台,贺拔岳便派宇文泰前去拜谒以刺探虚实,于是有了上文的一幕。宇文泰看出高欢政权尚不稳固,回到关中后劝说贺拔岳以关中为基地自立门户,准备日后同高欢对抗。关内关外两大军事集团隐然形成了对立的局面。

此时,不甘寂寞的孝武帝起了催化剂的作用。为了夺回失去的皇权,孝武帝有意扶持贺拔岳以为己用,使双方的矛盾更为激化。高欢唆使另一个军阀侯莫陈悦诱杀了贺拔岳,结果反让贺拔岳的军队落入宇文泰手中。534年,孝武帝以讨伐南方梁朝为名征发军队,企图对付高欢。高欢一怒之下,也以“伐梁”为名,率军二十万从晋阳南下,兵锋直向洛阳。孝武帝见大势已去,仓皇西逃,到长安投奔宇文泰去了。

皇帝西逃,让身为大丞相的高欢处境十分尴尬。他几番央求孝武帝回銮未果,不得不勉强宣布废黜孝武帝,另立清河王世子元善见为帝,即东魏孝静帝,并迁都邺城(今河北临漳)以远离敌对的关中地区。而在关中,宇文泰比高欢还要心狠手辣,接过“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政治主动权后,当年年底便将孝武帝毒死(据说起因是孝武帝和妹妹乱伦,让正直的“黑獭”看不下去,才下此毒手)。但不管怎么说,北魏的“正统”被带到了长安,宇文泰又另立宗室元宝炬为帝,是为西魏文帝。东西两“魏”并立的局面由此形成。

到目前为止,对高欢来说,局势虽然不如人意,但仍未全盘失控。关东的富庶之地,如今日的河北、河南、山东、山西以及湖北、江苏、安徽北部等都在他的手上,包括主要的产粮区和盐铁产地,而宇文泰控制的只是经济凋敝且人口稀少的关西之地(今陕西、宁夏及甘肃的一部分)。以兵力而论,高欢掌握六镇军主体约二十万人,宇文泰只是控制其中武川镇一部,加上其他军队也只有三五万人,二者相去甚远。要踏平关中,统一北方,对高欢来说似乎并不困难。

从536年到546年的十年之间,高欢和宇文泰亲自统军,进行了五次激烈的大战。双方的军队都是当年的六镇精兵,将帅亦极尽一时之选,在中国军事史上演绎了精彩纷呈的一页,邙山之战正是其中的最高潮。

三年鏖兵

东西魏之间争夺的焦点是陕、晋、豫之间的三角地带,这里由黄河和崤山分隔东西,形成天然的关隘,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两魏正式分庭抗礼之后,高欢以晋阳为基地南下,宇文泰以关中为基地东出,在这一带展开了一系列拉锯战。

西魏大统二年,东魏天平三年(536)十二月,关中发生大饥荒,高欢趁机分兵三路进讨西魏:南面由司徒高昂自上洛(今陕西商县)包抄蓝田(今陕西蓝田);中路由大都督窦泰率军约万人攻打潼关;北面由高欢亲率主力军驻扎蒲坂(今山西永济县西蒲州),大举建造浮桥,准备渡河而西,一举攻下关中。西魏三面受敌,诸将多主张分兵抵御。宇文泰却没有被高欢的声势吓倒,他认识到以自己劣势的兵力再加分散只能是死路一条,胜利的唯一指望在于设法利用各路进军的时间差上。他看出东魏军的进攻重点是在中间的潼关一路,于是在第二年正月亲率精锐骑兵从小道东出,在潼关以东的小关奇袭窦泰军。窦泰猝不及防,兵败自杀,东魏中路军被歼灭。宇文泰随即回军北上,迎击高欢,高欢尚未渡河就不得不拆掉浮桥后撤,南路攻势也自然瓦解。这就是东西魏之间的第一战--“小关之战”,这一战使刚刚诞生的西魏政权免于早夭的命运。

小关战后,西魏的饥荒问题仍未解决。就算宇文泰不管老百姓死活,也得养活手下的武川弟兄。这年八月,宇文泰率军万人出关,攻占了东魏的粮仓恒农(今河南三门峡市),饱餐了近两个月。等到高欢率十万主力军南下迎击时,宇文泰吃饱了就跑,迅速撤入关中。高欢率军追击,渡过黄河直逼长安,两魏之间的第二战--“沙苑之战”拉开帷幕。

十月初一,宇文泰率轻骑兵渡过渭水,来到渭曲地区的沙苑,命赵贵为左方阵,李弼为右方阵,分据东西,埋伏在长长的芦苇丛之中,中间仅留一小支军队诱敌。第二天,东魏军列阵向渭曲推进。高欢看出芦苇丛中有伏兵,于是召集诸将商议。大将斛律羌举建议道:黑獭这次全力以赴,就像疯狗一样,咬起人来也够受的。而且渭曲地区芦苇茂密,土地泥泞,难以为战,不如主力部队在这里拖住他,另外派一支精兵绕过这一带突袭长安,把他的老巢给占了,要割下黑獭的首级也就易如反掌了。这本来是绝佳的策略,但高欢急于报仇雪恨,不耐烦采用复杂的迂回战术,于是问道:“纵火焚之,何如?”这个主意应该说也不错,此时正当深秋,草木干燥,北风强劲,放起火来宇文泰多半得变成烤黑獭。不过,另一个部将侯景(就是后来几乎灭了梁朝的魔星)却坏了事,说什么“当生擒黑獭以示百姓,若众中烧死,谁复信之!”高欢正在活捉宇文泰的诱惑和一把火烧死的稳妥之间左右动摇时,猛将彭乐已经喝得醉醺醺了,这时候抛出一句豪言壮语:“我众敌寡,以百敌一,何忧不克!”此时再反对进攻,似乎就有怯懦之嫌。此时再反对进攻,似乎就有怯懦之嫌,高欢于是下令部队冲锋。

本文评论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